绿色行动
华能糯扎渡水电站:绿色之恋
 

  

  华能糯扎渡水电站:绿色之恋

  澜沧江流域广大、支流纵横,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在云南境内的干流更是整个流域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区域。如果说澜沧江流域是一个动植物王国,那么糯扎渡便堪称是王国的首都。

  然而生物的多样性,也使得这里的自然环境十分脆弱,如何维护电站四周环境的生态平衡,一直是电站建设面临的重大难题。为了保护这座天然宝库,华能糯扎渡电站从筹建之初便制定了一套完整的环保水保方案。迄今为止,电站仅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就投入近7.6亿元。

  如今,气势恢弘的大坝巍然屹立,如水流滑梯般陡然屹立的溢洪道喷射出五彩水帘弥漫河谷。依山傍水的工区内芳草芬菲、鸟鸣啁啾、蜂飞蝶舞,电站两岸青山绿水、地织锦绣,一幅 “电从江中出,花开江堤畔,鱼戏江水中,人乐水云间”的美丽画卷正在糯扎渡徐徐展开。

  探寻“植物活化石”

  时间:2011年       

  地点:电站库区

  “这里居然能见到这么长的苏铁!”这是在电站库区谦六乡麻栎河附近地区看到一株苏铁时,中科院植物专家龚苟发出的感叹。

  经测量,这株苏铁叶长超过13厘米,地上茎高达3米,十分罕见。苏铁科植物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种子植物,曾与恐龙同时“称霸”地球,被誉为“植物活化石”,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而糯扎渡电站库区所在流域,正是苏铁的“老家”之一。

  为了减少电站下闸蓄水后对淹没库区生物多样性资源的影响,落实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关于糯扎渡库区珍稀植物进行移栽、人工种植等迁地保护措施的要求,糯扎渡水电站从2008年6月起,在电站营地启动了珍稀植物园建设工作,将珍稀保护植物迁至糯扎渡珍稀植物保护园内进行保护。电站委托专业机构对库区812米高程以下、总面积达29737平方米的水库淹没区开展珍稀植物定位调查,最终共发现和移栽蓖齿苏铁67株,宽叶苏铁157株。

  如今,这些“活化石”正安详地躺在糯扎渡珍稀植物保护园里,安详地接受亚热带阳光的照射。

  “鱼老虎”新生记

  时间:2011年    

  地点:电站鱼类增殖站

  叉尾鲇号称“鱼老虎”, 是一种主要分布在澜沧江中下游的珍稀经济鱼类,个体较大,以鱼为食,生长迅速,处于水生生物食物链的最高端。近年由于捕捞过度,本种野生种群数量呈下降趋势,资源量日趋枯竭。2011年4月22日清晨,在华能糯扎渡鱼类增殖站内,一次“鱼老虎”新生之旅悄然启程。

  叉尾鲇的人工增殖首先需要采集到野生土著鱼类亲本,运回增殖站进行消毒和治疗,通过集中驯化养殖,使其逐渐适应池塘静水生活。在此基础上,才能进一步研究其繁殖习性,培育出达到性成熟的野生土著鱼类亲本,然后进行繁殖和苗种的培育。

  据增殖站薛晨江副研究员先容,绝大多数鱼类离开江河的环境都不会自然产卵,需要人为干预,促进它的性腺成熟。在大家的注视下,工作人员将选择好的叉尾鲇放置盆中,为亲鱼注射准备好的药物,最后将注射后的三组亲鱼放到了产卵池内。当天晚上10点多,工作人员再一次为3组亲鱼进行了药物注射。

  一天后,小鱼苗便从卵膜中破膜而出。此时的小鱼苗还挂着一个大大的卵黄囊,不能正常游泳,一般都是侧卧在池底或鱼巢上。工作人员说,再过一两天,等卵黄囊吸取完,鱼苗便可以开始平游和摄食,这时要提供充足适口的饵料给鱼苗。这些“鱼老虎”很“挑食”,第一次进食就要吃其它鱼类的活体鱼苗。如果没有食物,他们就相互残食或者饿死。4月24日下午,工作人员为叉尾鲇鱼苗投放了同步培育的饵料——鲤鱼鱼苗。 

  薛晨江先容说,为了让人工繁殖的叉尾鲇能够适应野生环境,鱼苗一般在养至2至3厘米后就要进入池塘进行培育。在池塘中,鱼苗要经受昼夜水温的变化,通过机器模拟造流适应江河的水流,以此增强捕食能力并躲避敌害生物的攻击。大约经过10至15天的锻炼,健壮的鱼苗就可以回到自然水体中。

  虽然过程如此繁复,但截至目前,糯扎渡鱼类养殖站已经成功增殖放流4万余尾叉尾鲇。

  放猴归山

  时间:2011年  

  地点:电站野生动物拯救站

  2011年7月31日,15只曾在糯扎渡野生动物拯救站接被救助收养的动物经检疫合格,在电站的勘界河原始山林被放归自然。

  早上7点多,动物运输车就将这些动物运到了电站勘界河渣场附近的原始森林旁,一双双热心的大手将装着小动物的笼子从车上接下,将它们整齐排列在空地上,大家围在这些曾被救助即将放归山林的小动物旁,与它们合影留念。此时,已经和这些小家伙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人员,此时还真有点依依不舍。

  随着一切准备就绪,工作人员将装着猕猴的笼子盖轻轻提起,第一批被放生的7只猕猴鱼贯而出,兴奋的猴子们连蹿带跳钻进了旁边的竹林里。突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其中一只猕猴竟然掉头回来,蹿上刚才自己曾呆过的笼子上,扳门准备再次进入笼内。在场的人们都被逗得哈哈大笑,看到人们的样子,猕猴抱住双肩来回摇头晃脑,然后又跑下笼子,在地上打滚翻身,摆着各种有趣的POSE。

  随后,蜂猴、白鹇、朱颈斑鸠、眼镜蛇、黑眉锦蛇也相继出笼,最后放生的是一头黑熊。看着同伴们一个个远走高飞,黑熊在笼内焦躁不安,来回走动。饲养员在旁边一阵“疏导”:“兄弟,别着急,一会儿你就可以回家了。”听到这里,躁动的黑熊竟然安静下来。随后笼门打开,大家都躲得很远,做戒备状态,而人家“熊老兄”竟然旁若无人,闲庭信步,慢悠悠地向林子深处走去。

  远山上的来客

  时间:2011年        

  地点:锰矿村

  2011年7月,一群野象造访了华能糯扎渡电站,在电站旁边的澜沧江河边嬉戏。

  为一探究竟,记者与普洱市林业局保护办主任、电站野生动物拯救站站长卢文一同前往野象群出没的糯扎渡电站锰矿村。

  在水库边的树林里,可以看到野象们正在悠闲地漫步,不时用鼻子卷起旁边的芭蕉叶往嘴里送,丝毫不受从附近驶过的车船声音影响。

  这群野象一共有11头,是从西双版纳的勐海县翻山过来的,其中有一头大公象,两只象牙非常长,长得也很威猛,另外有几头小象,估计是一个家族。

  据当地村民刘大先容,只要和象群保持一定距离,就能相安无事。“野象的到来很有意义,因为这种动物对环境的变化很敏感,它们能到糯扎渡来,说明现在电站生态环境保护得非常好,而且村民也渐渐有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乐于和它们和平共处。”

  卢文说:“我想,今后这些大家伙在这里出现的频率可能会越来越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